落篱

人生只如初相见

  我本出身于青楼,在青楼之中凭借着姣好的容貌和高超的琴艺夺得花魁之位,但这终究不是我想要的。我想要的只是简简单单的生活,但得一人归,而不是流连在这烟花之地,失去自由。世人都知来青楼的都是一些风流之人,哪会有什么正人君子,我也如此认为,直至遇见他——相国府二公子白瑾离。
  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也会心动,虽在青楼中阅人无数,但看见他,我知道我终究会陷入那名为爱情的网,但是我愿意陷入。犹记那年初见,他一身白衣,头发用玉簪挽起,颇有几分文雅,看似与青楼格格不入。世人不相信一见钟情,但此时我信了。他微笑地说:“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今日听卿一曲,小生甚是欢喜!”说完便离去了。
    后来每天我都在脑海中描摹他的容貌,老鸨见到我说我是思春了,我也只一笑盖过。轻声地唤着他的名“瑾离,瑾离,锦瑟不相离”后来他日日前来,他也擅长弹琴,高山遇流水,我们经常一起交流琴技,那时我希望以后的生活也能如此度过,有他陪在身边便很幸福。
    慢慢地我们便在一起了,人们都说青楼之人多滥情,但他还是愿意和我在一起,我知道他是一个值得我托付终生的人。他说他会带我离开青楼,给我一个家。家,这个字对我而言很陌生,从来不知道家是什么感觉,我从小就生活在青楼中,认为自己以后的归宿就是青楼了。但听完他的话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家也很好,我也想要一个有他的家。后来他将我赎出青楼,在城郊买了一处宅子,宅子旁有小桥、流水和竹林,可谓是小桥流水人家,甚是有世外桃源之感。
    平曰他饮酒,我在旁为他弹琴;他写字,我为他研墨;他累了,我为他揉肩;他饿了,我为他做饭;他还亲自为我谱曲;他也会带我出去游玩,生活甚是惬意。本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,直到那天他说他要成亲了,他的妻是将军府的千金,温柔贤淑,容貌倾城。那一刻我才发现我终究忘了他是相国府的二公子,只因是妾室所生,才不受重用,他也有自己的抱负,他不是一个普通人,可以一直陪我到老。
     他结婚的那天,外面下着大雪,但也有着十里红妆,街上甚是热闹。拿出已许久不弹的琴,弹了那首他亲自为我谱的曲,曲子原本是欢快的,但此时却带有几分伤感。自那日过后,我就大病卧床不起,郎中说我感染了风寒,甚是严重,可能撑不过这个冬天了。我想如此也倒好,可以早点解脱,不用再缠在那张网中。
     想起那年初见的场景,仿佛他仍是白衣飘飘,微笑着对我说话。在脑海中勾勒他的容貌,才发现我始终忘不了他,情思已入骨。慢慢地闭上双眼,耳边隐约听到有人在说“阿瑟,我会娶你的,给你一个家”,有泪在我脸上滑过。